股票配资财经网

实盘配资平台2021年至2023前三季度

K图 603345_0

  预制菜龙头安井食品(603345.SH)股价“跌跌不休”。截至1月25日收盘,安井食品股价已连跌4个交易日。

  1月25日晚间,安井食品控股股东出手“护盘”。安井食品公告称,公司近日收到公司控股股东出具的《关于自愿承诺不减持公司股份的告知函》。基于对公司未来发展的信心和对公司内在价值的认可,同时为增强广大投资者信心,切实维护投资者权益和资本市场的稳定,安井食品控股股东国力民生自愿承诺自本告知函出具之日起五年,不以任何方式减持其持有的公司股份。

  从盘面来看,大股东的实力护盘,对稳定市场信心还是起到一定的积极作用。截至1月26日收盘,安井食品涨1.91%,报81.50元。但长时间来看,安井食品股价自2023年初至今已跌近五成。

  从2022年开始,安井食品控股股东开始频繁减持。2023年,该公司原实控人“贱卖”手中股权离场。与此同时,安井食品亦面临着预制菜业务毛利率下降、股价“腰斩”等问题。在此局面下,安井食品何以持续增长?

  蓝鲸财经记者以投资者身份就股价跌停相关事宜致电安井食品,相关工作人员回应称,“影响股价波动的因素比较复杂,我们也不能完全确定。”

  赴港上市,但并不缺钱

  实际上,安井食品此轮股价大跌与公司赴港上市的消息或有很大关联。

  1月19日,安井食品发布公告称,拟发行H股。其中提到,发行H股是为加快公司的国际化战略及海外业务布局,增强公司的境外融资能力,进一步提高公司的综合竞争力。

  但其中提到的国际化以及融资两个方向正是外界所疑惑的点。

  安井食品上一次提到国际化是在2021年年报中。此后无论是2022年年报还是2022年度股东大会的董事会报告中,安井食品对于“国际化战略”都只字未提。

  据了解,安井食品目前的海外业务,主要是指投资英国速冻食品企业Oriental Food Express Limited以及与经销商合作,在海外销售安井食品的产品。公开资料显示,Oriental Food Express Limited的主要业务为生产、采购及销售冷冻火锅肉卷、冷冻水饺、冷冻小笼包等速冻食品,主要市场为英国及欧洲。

  需要说明的是,虽然安井食品获得了功夫食品的控制权,但公司整体的海外收入规模较小。2021年至2023前三季度,安井食品境外收入分别为3522.56万元、1.08亿元、8969.31万元,占比均不足1%。

  此外,从账面上来看,计划奔赴香港资本市场的安井食品并不缺钱,甚至称得上“富裕”。截至2023年三季度,安井食品货币资金为52.31亿元,是短期借款(4.95亿元)的10倍有余,也能覆盖37.76亿元的流动负债。公司的资产负债率为24.95%,财务状况稳健。

  安井食品相关人士表示,目前国际化战略和海外业务布局尚不成熟,仅是起步筹备阶段,具体计划尚未成型。上述人员表示,“主要两个方向是建厂自营或者收购成熟的公司。这两个方向也没有定论,目前也是在研究当中。”

 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认为,安井食品寻求港股IPO对其国际化有一定加持作用。“随着中国的综合实力不断攀升以及我国食品产业结构提升,国货出海的机会比较大,所以有必要去进行H股布局,既匹配国家的发展战略,也匹配安井自身的需求。”

  业绩亮眼,预制菜毛利率下滑

  安井食品成立于2001年,2017年于上交所主板挂牌上市,主要从事速冻火锅料制品(以速冻鱼糜制品、速冻肉制品为主)和速冻面米制品、速冻预制菜肴制品等速冻食品的研发、生产和销售。

  作为速冻食品行业的龙头企业,安井食品业绩表现优异。从2018年至2022年,公司营收从42.59亿元增至121.8亿元,净利润从2.7亿元增至11.01亿元,归母净利润复合增速分别达30.05%和42.10%。此后,安井食品依旧保持了惊人的增速和体量。公司去年业绩显示,每个季度净利润都实现两位数及以上增长。2023年前三季度,安井食品营收为102.71亿元,同比增长25.93%;净利润为11.22亿元,同比增长62.69%。

  安井食品业绩的快速增长,得益于速冻火锅料、速冻面米制品和速冻预制菜肴制品“三路并进”的经营策略和“BC 兼顾、全渠发力”的渠道策略。

  产品方面,安井食品以火锅料为公司基本盘,菜肴制品为第二增长曲线。近年来,预制菜业务增长迅猛。2023年上半年,该公司速冻菜肴制品实现营收21.99亿元,占营收比重为31.9%,首次超过鱼糜制品业务的营收比重(28.45%)。而在2022年上半年,速冻菜肴制品占安井食品的营收比重为26.36%,当时位居第二。

  蓝鲸财经记者注意到,预制菜作为安井食品的主要业务,其业绩增速开始放缓。历年财报数据显示,安井食品2020年-2022年预制菜营收分别为6.73亿元、14.29亿元、30.24亿元,对应增速分别为23.26%、112.41%、111.61%。然而,2023年前三季度,该业务的营收增速仅为47.46%。

  另一方面,当各方玩家大打价格战抢占市场时,安井食品不得不加大促销力度和市场费用投入以提高市占率,毛利率也因此受到影响。据历年财报显示,2018-2022年,安井食品预制菜的毛利率分别为29.72%、28.82%、21.97%、14.21%和11.42%,过去4年该业务合计下滑了17.4个百分点。2023年上半年,该公司菜肴制品业务的毛利率暂未披露。

  在食品饮料及餐饮产业投资人陈小龙看来,预制菜行业整体上虽然是供需两旺,但从产能上来看,现阶段还是供过于求,不少企业为了获取客户,消化产能,杀价进行销售,用来获取渠道和客户。这在品类快速发展期都比较常见,不仅仅是预制菜产业,可类比的产业还有酱油,火锅底料等等,都经历过类似的阶段。发展到最后,还会是头部企业最终获利。就单个企业来讲,上一年销售额基数的大小、市场竞争激烈程度、促销力度大小、财务利润要求等等因素,都会影响到企业的发展增速。

  “安井所处的速冻食品赛道和预制菜赛道整体市场发展前景都不错。”陈小龙对蓝鲸财经记者称,当然目前预制菜赛道处于高竞争行业发展阶段,对于大体量的企业来说,现在是拼刺刀阶段,非常考验企业经营策略和供应链的能力。

  股东频繁套现

  近年来,安井食品的股东们还热衷于减持套现。

  2022年6月至9月期间,安井食品最大控股股东国力民生累计减持安井食品520万股股份,共套现6.9亿元;2023年2月至6月期间,国力民生加大了套现力度,其减持总金额达到22.68亿元。两年时间,国力民生合计套现近30亿元。

  在经过过去两年多次套现之后,国力民生的实控人于2023年发生变动,也由此引发安井食品实控人更迭。

  据招股书显示,国力民生成立于2000年11月,章高路持有32.93%的股份,为国立民生的第一大股东,因此也是安井食品的实控人。

  但在2023年9月,章高路突然卸下了安井食品的实控人职务。安井食品公告显示,实控人章高路因个人原因,经家族内部商定,将其持有的国力民生28.54%股权以7150万元对价转让给其母亲王苏;王苏将其持有的国力民生28.74%(含原先持有的 0.02%)股权以7200万对价转让给其姐姐王继娟,上述两笔股权转让均已完成。

  公告显示,章高路于2023年9月10日与王苏及王继娟签订转让协议。按照本次易主公告前一个交易日收盘价130.62元/股计算,国力民生持有安井食品25%股权,市值接近百亿。而章高路持股国力民生28.54%股权,间接持有安井食品2092.62万股股份,持股市值超27亿元。但章高路却以7150万元的价格贱卖转让了,同时又绕一圈儿将国力民生股权转让至王继娟手中,实在令人不解。

  安井食品实控人及大股东的减持行为也引发了市场的广泛关注。不少投资者在公司的互动平台上表示不满,他们担忧这会对公司的长期发展产生影响,并对公司的股价稳定造成压力。在这样的背景下,多名投资者呼吁公司采取积极措施,如回购公司股票,以稳定股价并提振市场信心。

  事实上,安井食品也曾出手挽救。2023年10月,公司发布拟回购公司股份的公告。截至年底,安井食品通过集中竞价交易累计回购公司股份40.73万股,占公司总股本的0.14%,累计支付金额为4570.97万元。

  与此前的大手笔减持相比,安井食品的回购数量和金额恐怕只能用“杯水车薪”来形容。而且,结合目前的市场情况来看,安井食品的股份回购动作,对股价的加持作用相当有限。

低空经济是我国新的经济增长引擎,eVTOL飞行器作为低空经济行业内最为新兴的、最为重要的载体实盘配资平台,预计将会成为增长最快的部分。随着政策端以及适航认证持续的推进,我们预计2025年将会迎来首批商业化落地的eVTOL项目,2026年行业有望开启高速增长。eVTOL产业链上游的原材料与核心零部件供应领域与新质生产力、高端制造紧密联系,将直接受益于行业发展。关注基本面向好与低空经济主题概念共振的非晶电机、碳纤维结构件、电池等核心材料及零部件标的。